快3开奖查询|快3开奖历史记录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隆陽文史 >> 正文
老營李鳳祥府
發布日期:2018年07月25日 09:04  瀏覽:  字體:   作者:顧建中  來源:  打印正文

 

老營鳳祥

 

顧建中

 

 

 

第一次到“老營”時,我就想此地肯定與戰爭、營盤、軍營有些關系,后來證明,歷史和事實確實如此。

近代以來,邊城保山經歷了太多的內憂外患,演繹無數兵戈鐵馬的歷史過往。一個半世紀前,席卷大半個云南省的杜文秀回族起義更是波及了幾乎所有的保山家庭。近二十年殘酷廝殺,無數生靈涂炭,稱為“小南京”的永昌城斷垣殘壁,百姓流離失所。但在離城不遠處的老營,一座氣派的府邸卻張揚地冒了出來。這就是清廷視為收復永昌府城第一功臣李鳳祥府,民間稱為“李將軍府”或“李府”。

用“自古亂世出英雄”這句老話來概括李鳳祥的一生再貼切不過了。老營漢、白雜處,永昌設治后入史冊者廖若晨星,而他卻憑鎮壓起義有功粉墨登場,成為叱咤滇西的名人。

李鳳祥,字云伍,世居老營村。在他的少年時代,大理至保山的通商主干道還是遠在老營兩天路之外的霽虹橋之梯云路,那條千年西南絲路所經之處,催生了無數富裕和繁華。而偏僻的老營雖也有一條古驛道,連接著諾鄧鹽井和怒江大峽谷,但與水寨、板橋的車水馬龍、大馬幫絡繹不絕相比,實在是要冷清許多。老營地勢高亢、土地貧瘠,山民們除了在土里刨食,就得打柴、燒炭、狩獵,才能維持簡單的生存。李鳳祥家世代的基業是砍柴燒炭,一代代人黑嘴打臉出入炭窯,卻始終改變不了窮困的境地。據說年少的李鳳祥非常懂事,十多歲起就起早貪黑地幫父親燒雞窯,然后趕著騾子送進城里,換來大米白面。當他小心小心翼翼地趕騾子進到城里那些深宅大院時,無不對羨慕那些土豪的榮華富貴,心中埋下了異想天開的種子。

日子一天天過去,李鳳祥人到中年,娶妻生子,卻依然千篇一律過著種田、燒炭的生活。

機會終于來了。咸豐六年(1856年) 杜文秀回族起義爆發,起義軍以洱海為中心建立了政權。兩年后,強大的義軍浩浩蕩蕩從大理發兵滇西,開始圍攻永昌城。

稱為滇西鎖鑰的永昌府城異常堅固,由于回漢族上層的挑唆,保山漢族民間對杜文秀起義的說法是紅(漢)白(旗)相爭,起義軍抓到不信白教(伊斯蘭教)的異族人一概處死。為求自保,身體強壯的李鳳祥帶著李鳳呈、李鳳玉、李鳳儀、李鳳寶幾兄弟,吸引了一大批鄰里鄉親操練習武,以保家園。

老營自古民風強悍,男丁驍勇善戰,李鳳祥稍經訓練,這支武裝竟成為永昌知府的救命稻草,無數次解了官府危急,李鳳祥也成了府衙炙手可熱的人物。咸豐六年,杜文秀軍總攻永昌府城,李鳳祥率六百鄉勇火速救援,在大堡子一帶連破回營18座,殺傷回民數百人,以游擊戰打了義軍一個措手不及,李鳳祥一戰成名。

義軍對他恨之入骨,停止圍攻永昌城,調集重兵對老營李鳳祥老巢合圍。

我曾數次去老營感受當年那場回族義軍與李鳳祥軍的大戰。每次爬上街子西邊的大坡,都會驚嘆這里攻防兼備的地勢。李府前面是廣數公里的開闊平地,后面是地勢險峻的碧羅雪山余脈大風口,在李府位置扎下營盤,進可控老勞街子,切斷驛道,退可憑地勢高亢堅守,實在守不了即可撤入大山。在冷兵器時代,這樣絕佳的地勢是敵我雙方都會爭奪的。李鳳祥是本地人,自古“天時地利人和”為決勝三要素,李鳳祥占了地利、人和,在十多年時間里,清軍竟然對他無之奈何,雖然占據了永昌府城,卻總是拿不下小小的老營,一時束手無策。這這樣,李鳳祥率領的鄉勇就像一顆釘子牢牢扎在起義軍眼前,勢力不斷壯大。決勝的最后一個因素“天時”也到來了,同治九年(1870),多路清軍配合李鳳祥軍合圍永昌城,杜文秀軍拼死抵抗,次年七月二十四日,義軍將領楊德林見力不能敵,暗降李鳳祥部,清軍收復永昌。

自古道:“槍聲一響,黃金萬兩”,戰爭歷來是指揮官發財的良機。回族起義鎮壓下去后,朝廷封功嘉獎李鳳祥兄弟,皇帝頒旨免收老營村3年的稅收,并將查抄的杜文秀政權“逆產”重賞李鳳祥兄弟,李氏兄弟迅速暴發。

光宗耀祖歷來是中國人的傳統,鎮壓杜文秀起義五年后,李氏兄弟投入數十萬兩雪花銀重修祖宅。

為選好風水寶地,永建基業,動工之前,李氏兄弟請了8個“地師”(風水先生),拿著羅盤測風水、爭論,最后還是選定了當年李鳳祥背山面水(老營河)的營盤為地基。

建蓋之時,建房的磚瓦材料要到距老營30多公里外的瓦窯運,其間山高路遠,河流阻隔,運輸極為艱難。上萬個村民就沿著高山深谷排成長隊,采用“接力棒”的辦法,一塊一塊地互相傳遞。3年后,才把磚瓦材料運輸完畢,開始營建,當然,除了征集大批的當地泥水匠人,還不惜重金請來了大批的劍川木匠。

時間又過了兩年,莊嚴氣派的李府始得完工。整個房屋呈“八卦”圖形,結構嚴謹,氣勢恢宏,在當時被稱作“大山深處里的一座都城”。

這肯定是老營有史以來最雄偉的人類建筑。李府占地達20多畝,采用滇西傳統民居“四合五天井”布局,為四進八出建筑群。李氏五兄弟各占一院,一進院最為高大端正,為李鳳祥居所,周圍四個院落如眾星揍月圍著李鳳祥的正院。

    四合院是中華民族“天圓地方”宇宙觀的體現,突出“團”“聚”觀念,具有風水、家族、傳統、團圓、對稱、和諧、采光、防盜、溫馨等諸多優點點。由于不惜重金,李將軍府從主體架構到細節都注重精雕細刻,隨便走進一個院落都能看到斗拱重疊,飛檐串角,花臺是石榴米的石刻和凸花青磚,墻壁多嵌大理石,門扇由鏤空,雕有花、鳥、魚、蟲、人物及浮雕,玲瓏剔透,精巧優美。五個院落或東或西都有照壁,上繪墨彩山水畫及古詩名句。

    門樓和隔扇不用一顆鐵釘,僅以鑿榫卯相連接。李府的三方一照壁充分利用了有效的空間,院落顯得極為寬敞,陽光充足。院落種植山茶、石榴、香櫞等花木,花草芬芳四溢。

遺憾的是,半個世紀前,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李府遭到了“內傷”式的陸續破壞,精美的門窗、雕花的梁頭不知所蹤,在十年前,李府僅余下一座座空殼,厚重的墻、青色的瓦雖然還在承受風吹雨打,但整個建筑群已是毫無生氣,就如歷經百病的沉疴老人,在夕陽多余暉中茍延殘喘。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來,經過搶救性保護和修舊復舊,重重洗禮的李將軍府重煥生機,成為人們追憶那個時代,觸摸滇西民居文化的重要去處。

 

 

快3开奖查询 贵州11选5跟踪预测 金花透明辅助免费下载 合肥11选5一定牛 河内五分彩走势图 票内蒙古时时 牛牛免费下载 快3广西 秒速快3走势图 彩票团队计划大全 足球预测单场分析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