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查询|快3开奖历史记录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隆陽文史 >> 正文
板橋往事
發布日期:2018年02月24日 16:07  瀏覽:  字體:   作者:  來源:  打印正文

 

 

 

楊曉富

 

保山作為滇西反攻的大前方,而板橋則是大反攻的指揮中心和物資供應主要基地,這個永昌古道上的古鎮,在一場轟轟烈烈的生死大決戰中,云集當時全國赫赫有名的無數抗戰將領,留下許多難以忘懷的往事。

 

 

李根源:烽火板橋行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1942年2月,日軍入侵緬甸;3月8日攻占仰光,相繼占領同古、仁安羌、臘戌;5月1日,攻占曼德勒,繼而進逼云南;5月3日,畹町失守,國門大開;5月4日,芒市、龍陵陷落,并出動54架飛機、分兩批狂轟濫炸保山城,釀成震驚中外的“五·四”慘案;5月5日,日軍先頭部隊抵達惠通橋,我守橋部隊在馬崇六指揮下果斷將橋炸毀,阻敵西岸;5月10日,騰沖淪陷。至此,怒江以西國土全部落入敵手。

滇西抗戰伊始,“民國元老”李根源主動向蔣介石請纓親赴前線,蔣委任他為云貴監察使身份署理保山前線軍務。1942年5月24日,李根源從昆明啟程,5月28日到達保山,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宋希濂、長官部參謀長蕭毅肅、工兵司令馬崇六等人在板橋花橋街頭迎接。當時由于保山城慘遭“五·四”被炸不久,城內一片廢墟,且有日機偷襲,李根源暫住西莊臥佛寺,此后幾日,李根源深入保山城和被炸村寨進行實地調查,一方面積極協助第十一集團軍安置難民,另一方面廣泛開展抗日宣傳活動。6月2日,李根源的駐地由臥佛寺遷往龍王塘,以便與附近第十一集團軍司令部駐地圓光寺保持聯系,隨即在龍王塘召集宋希濂、遠征軍參謀團團長林蔚、副參謀團長馬崇六,召開四人軍事會議,力主據守怒江天塹。會后,李根源和宋希濂聯名電呈蔣介石,扭轉了以前蔣介石據守滄江的想法,從而保住了保山。

在龍王塘期間,宋希濂考慮李根源年事已高,保山又兵荒馬亂,勸李根源退居永平,他堅決表示,“誓與永昌共存亡,不可去不能去。如保山失守,就跳龍王塘以謝鄉人。”并賦詩“老夫向來生死慣,總向人間難處行”,表明抗戰到底的決心。

6月7日,李根源主持在金雞小學文昌宮召開軍民動員大會,會后發表了著名的《告滇西父老書》,掀起了滇西軍民一致抗戰的高潮。此后,李根源將云貴監察使行轅從龍王塘移居板橋小漢莊劉家祖祠,便于發動民眾支援前線抗日,建立良好軍民關系,且與圓光寺、馬王屯、光尊寺、碧龍庵等軍事指揮要地靠近,方便軍事往來,情報傳送,直至7月3日,李根源離開板橋前往大理。

李根源駐板橋期間,還激情滿懷地賦詩二首:一首《臥佛寺》,“石崖竟秀通靈竅,居水潭邊樹十圍。朝夕偶山閣上望,云峰不見見云飛。”另一首《小漢莊》,“萬頃禾田繞漢莊,鳴鑼處處叫栽秧。黑云四起甘露降,天助國軍多少糧。”

 

宋希濂:圓光古寺顯身手

保山慘遭日機轟炸后,社會一片黑暗混亂,情勢非常危急,蔣介石急令宋希濂將駐在四川西昌的第十一集團軍71軍36師徒步開往祥云,先頭部隊乘車于5月5日奔馳保山惠通橋,該師106團趕到后與敵展開激戰,多次打退渡江之敵,粉碎了日軍繼續東進的企圖,保住了保山這個重要軍事基地。5月7日,宋希濂總司令偕副參謀長陶晉初一行抵達保山,視察了保山城及其附近村莊,并將司令部設在板橋圓光寺,率部收拾殘局,抵抗日寇東進,直至抗戰完全勝利,第十一集團軍撤走。

收容難民,懲治貪官污吏。保山慘遭日機轟炸,到處一片殘垣斷壁,尸橫遍野,地方龍奎垣的“熄烽部隊”不但不維持秩序,還借混亂之際,搶劫銀行,掠奪錢財,攜帶細軟逃跑;時任縣長劉言昌也聞風而逃,后被宋希濂追到郞義持槍勒令返回。遠征軍第一次入緬作戰失敗撤退回來的官兵,混雜于大批逃難歸來的華僑之中,滇緬路上難民擁擠,瘟疫橫行,慘不忍睹。宋希濂第十一集團軍陸續集結保山后,積極配合李根源動員軍民堅決抗日,拒敵于怒江西岸,派出部隊深入高黎貢山、騰沖和龍陵展開游擊戰爭,局部打擊日軍;整頓軍紀和地方秩序,對第一次遠征失敗的教訓,按照重慶軍委會的指示進行深刻總結,不戰而逃的66軍軍長張軫、29師師長劉伯龍、28師師長馬維驥等人予以免職,押送昆明行營處理;成立糾察隊,沿滇緬路收集散兵游勇,編入新編28師;收拾殘局,宋希濂從集團軍抽派官兵配合地方政府清理保山城內的廢墟、死尸,從源頭上控制瘟疫流行,并從昆明緊急調運醫務人員和藥品,大力救治災民和歸僑,發放糧款予以救濟。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控制了保山的混亂局面,恢復了當地生產生活,凝聚了軍民抗日的民心。

訓練部隊,做好反攻準備。保山秩序穩定后,宋希濂致力于軍隊訓練,提高戰斗力,請示重慶軍委會批準成立“滇西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聘請美國教官講授美式武器的使用方法,截止反攻前的兩年時間里,共招收學員2000余人;與此同時,在板橋、瓦窯、金雞、蒲縹、瓦房、汶上等地開辟軍事訓練基地,提高實戰能力。1944年2月,在沙壩厚莊碧龍庵前的開闊地帶,第十一集團軍舉行了聲勢浩大的大閱兵。經過長時間的嚴格訓練,遠征軍作戰能力不斷增強,為日后滇西大反攻打下了堅實基礎。

擔當反攻主力,力克芒龍畹。1944年5月11日,滇西大反攻戰役打響后,第十一集團軍按照馬王屯長官部的作戰部署,承擔穿插作戰任務。5月下旬,宋希濂抽調第6軍和第71軍各一部組成突擊隊,從惠人橋、打黑渡等渡口渡過怒江,隨即大部隊迅速渡江成功,約7萬余人,直插松山、龍陵、芒市等日軍據點;1944年7月下旬,松山被圍,遠征軍在掃除敵人南翼象達防線的基礎上,派兩個軍的兵力從東、北、南三面圍攻龍陵,但因日軍分別從芒市、騰沖增派大量援兵,致使遠征軍攻擊部隊腹背受敵,不得不暫時撤出戰斗,宋希濂也因越級向重慶軍委會誤報戰果而被撤職。第十一集團軍副總司令黃杰接替宋希濂,匯集南北兩翼主力第三次圍攻龍陵,經過激烈爭奪并切斷芒龍公路,10月29日,遠征軍集結10個師的強大兵力向龍陵發起總攻,經五晝夜鏖戰,終于11月3日將守敵大部殲滅,收復了龍陵。緊接著,第十一集團軍乘勝追擊,勢如破竹之勢,相繼攻克芒市、遮放、畹町殘敵,直至1945年1月27日,該部第2軍軍長王凌云與駐印軍新1軍軍長孫立人在中緬邊境小鎮芒友勝利會師。

 

衛立煌:虎踞馬王大反攻

1943年4月,國民政府根據中、美簽訂的《共同防御滇緬路協定》,挽回第一次遠征失敗的被動局面,決定再次組建中國遠征軍,調集第十一集團軍、第二十集團軍兩支野戰部隊和其他特種部隊,總兵力約16萬人,移駐滇西楚雄、大理、保山等地,相機組織反攻。蔣介石首先任命陳誠為遠征軍司令長官,設長官部于楚雄。由于陳誠專橫跋扈,派系思想嚴重,加之身體多病,不久便離開了長官部,蔣介石遂任命“支那(China)虎將”衛立煌接任遠征軍司令長官。1943年7月,衛立煌從成都飛赴昆明,與省主席龍云簡單交接后,匆匆趕往司令長官部,為便于靠前指揮,衛立煌決定將長官部移至保山板橋馬王屯,僅距怒江前線70余公里。此前,馬王屯原是一個戰略物資倉庫群,保山“五·四”被炸后,戰略物資運走一空,余下30余間空房。

馬王屯四面環山,連接滇緬路,周圍松林蔽日,極具掩蔽性。遠征軍司令長官部設在馬王屯的老鷹溝,共占營房10間,衛立煌住在一套改造的房間里,里面是寢室,外面是辦公室兼會客室;指揮部設有電話、電臺及其他軍事設施。史迪威派來的盟軍聯絡組竇恩一行住在董家山的長凹子,他們設有自己的通訊、交通、防空、保衛及生活設施。長官部內設炮兵指揮所、工兵指揮所、通訊指揮所、汽車指揮所、兵站總監部、軍法執行部、美軍作戰參謀團等部門。衛立煌坐鎮馬王屯近一年之久,全面指揮滇西大反攻。

聯系民眾,建立良好的軍民關系。衛立煌到保山后,主動聯系地方群眾,不分族別,反復深入潞江、盈江等土司地區,與山官頭人交談,掌握民族情況,曉以大義,投身抗日,將各民族的力量團結起來。

整頓軍紀,統一軍心。衛立煌針對當時國民黨軍隊內部普遍存在的嫡系與雜牌之間的矛盾,對遠征軍所轄的4個集團軍、12個軍、36個師一視同仁,不搞親疏關系,尤其對蔣的嫡系霍揆彰、宋希濂、何紹周等人平等對待,不拘小節,從而使遠征軍上下協調,步調一致。

訓練部隊,更換武器。衛立煌依靠駐滇干訓團和美國教練為主,加強部隊整訓,分期分批培訓,組織閱兵比武,提高作戰能力。同時,他積極爭取盟軍參謀長史迪威的支持,以美式裝備武裝軍隊,通過改裝,遠征軍的武器裝備在當時達到世界一流。

實地勘察,選擇渡江點。基礎工作做好后,衛立煌深入怒江防線,北起六庫栗柴壩,南至施甸打黑渡,沿江40余個渡口他都一一勘察,最后選定栗柴壩、勐林、康浪壩、雙虹橋、打黑渡等十余個渡口作為渡江點,最終使各作戰部隊順利渡江。

制定作戰計劃,實施大反攻。遠征軍擬定作戰計劃,我在編撰《板橋鎮志》曾采訪有關當事人,有說是在馬王屯長官部會議商定的,有說是在光尊寺文昌宮會議商定的,比較可靠的是后者。據老人回憶,當時部隊吉普車來來往往,非常隱秘,1944年5月反攻前,光尊寺里里外外都被部隊把守,衛立煌召開秘密軍事會議擬定滇西反攻作戰計劃。但如此機密的軍事情報,后來仍被日軍獲取,將江防部隊撤至高黎貢山據點,給遠征軍攻克帶來極大阻力。

遠征軍的作戰計劃是:渡過怒江作戰,打破日軍的前沿防線,以主力分路穿插,達到分割包圍敵人主要據點的目的,具體分南北兩翼向滇西日軍發起全面反攻,北翼第二十集團軍6萬人負責騰沖方面的穿插任務,南翼第十一集團軍7萬人負責龍陵方面的穿插任務,上述步驟實現后,主力沿芒龍公路南下,繼續追殲芒畹之敵,徹底將日寇趕出國門。此次滇西大反攻,從1944年5月11日開始,至1945年1月27日結束,歷時8個月零16天,中國遠征軍共出動7個軍、14個師和其他特種部隊,計16萬人之眾,傷亡失蹤67463人;日軍第56師團全部被殲,第2師團和第53師團大部被殲,死傷被俘21057人,敵我傷亡比例為1:3.2。

1945年5月,衛立煌調昆明任中國陸軍副總司令(何應欽為總司令),國民政府下令撤銷中國遠征軍番號,歸并中國陸軍。衛立煌走后,全國慰勞團團長余斌大主教在慶功會上激動地說:“為崇將軍功并以我軍遠征勝利示來茲……保山壩南有諸葛營旨在尊奉武侯南征,今將軍之功不亞于諸葛,當應留垂青史,倡議將馬王屯改名立煌營。”他親筆撰寫《立煌營記》,并在馬王屯指揮部立碑作傳。

 

抗戰勝利后,時任縣長孟立人在《抗戰總結報告》中回憶說:“……反攻前三日即五月八日,縣府奉遠征軍長官部命令……規定在板橋集中民夫六千名、馬一千八百匹,瓦房街集中民夫一千五百名、馬三百匹,楊柳壩集中民夫一千五百名、馬九百匹,瓦窯集中民夫一千名……統限五月十六日以前征足,到達指定地點。在此一星期內,由長官部令征之夫馬,計有民夫兩萬人、騾馬三千匹。僅板橋一鎮,即負擔民夫一千六百人、馬一百四十匹……此次反攻之補給品有軍糧、彈藥、食鹽、馬料之類……長官部所征夫馬,規定第一批急運品為大米二萬大包、馬料二千大包、彈藥1200公噸。運輸路線:(一)由瓦窯經漕澗至栗柴壩渡;(二)由北廟經河灣街至打郎;(三)由板橋經楊柳壩至戶帕等三線為主線……板橋有司令長官部及倉庫在附近村落,為輸送軍糧彈藥之起運點,為最繁重者,最顯著之供應據點。”

滇西大反攻是事關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一場大決戰,是中國八年抗戰第一次徹底將侵略者驅逐出國門的戰略反攻,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戰役亞洲戰場第一次由戰略轉移到戰略反攻取得的偉大勝利。板橋和保山人民一道,為抗戰勝利做出了不可磨滅的歷史貢獻。

 

 

作  者:楊曉富

作者單位:保山市隆陽區文聯

聯系電話: 13577569088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快3开奖查询 三同号内蒙快3预测 鹿鼎彩票登录网址 街机金蟾捕鱼送分上下分 什么是股票 内蒙古时时中奖钱数 11选5技巧任三稳赚 极速快乐十分怎么赢钱 品牌合作人怎么赚钱 朋友一起的二人斗地主 龙城国际娱城